H1
写给小春的一封信
春去秋来,无夏冬,温情流于寸寸肌
我是一个有始有终的人,但随着时间流逝,我发现很多东西其实是没有“开始”可言的,特别是情感。我无法去定义何为开始,那么,我可以选择以自己的,最舒适,最有意义的方式画上句号。
我大多时候是一个静默的文字工作者,我写剧本,写故事,写诗,写人,写你。文字无疑是最适合我表达的方式。
我第一次在一个人的身上看到曾经的自己——快节奏,急促的每一天和被工作侵蚀生活的日夜,但永远饱含激情与热爱。也许是因为我们都是水瓶座吧。但比起你展现的,我看到更多的,是一个幼稚,可爱的你,也许是我的不了解,也许是我主观定义,但都不重要,因为我现在只想表达我想表达的。*
不知道为什么,我第一次会对一个人产生保护欲,会心疼,会想抚平你高频率皱起的眉头,会想让你好好吃饭,会想让你多一点生活,少一点工作,多一点感性,少一些理性。但我又感觉你好像很享受现在的生活的节奏,我不知道。
我是一个很多情的人,我不爱社交,我的生活除了工作,就是宅在家,但我又是孤独的,所以我知道自己很容易喜欢上一个人,就像我喜欢你。
但我又是专一的,我一旦喜欢就会越来越喜欢,可对于你来说,也许是不合时宜的。所以我在这份情愫开始肆意蔓延时,选择阻止,选择用我自己的方式为稍纵即逝的它画上一个句号。这是属于水瓶座的仪式感。
最后写了一首诗,献给永怀热情的你我。
《9h》*
离别的话不想多说*
在即将分别之际*
让我们*
所有人*
短暂的亲吻吧*
感受唇齿间连绵的气息*
让柔软的空气暂停此刻*
让时间*
也为我们驻足*
道阻且长,愿你永存少年气,心火不熄。
——世纪末的迷途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