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1
沙龙
对焦 她的爱*
对慢了 爱人会失去可爱*
记低 这感慨*
世事变 有没有将你淹盖
只一格 经典的偶遇已 不再*
尽量框住目前大概*
生命里总有不少想要清楚记录下来的东西,但是要想清晰的定格,就要花时间对焦,然而最美的风景往往转瞬即逝,很有可能等你对好了焦,美景已然不复存在。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看,摄影活动倒是一种很讲求当下的活法,忠于摄影的人总在尽量地用相机框住“目前大概”。
留住 温度 速度 温柔和愤怒*
凝住 今日 怎样 好*
捉紧 生命浓度 坦白流露 感情和态度*
留下 浮光 掠影 飞舞*
应对时间流逝的绝好方法就是摄影,不管被记入相簿的是什么,最终凝住的都是当时当下那种一去不返的生活的写照。镜头下呈现出的各种情感和态度,都是对生命的一种或浓或淡的体验。“浮光掠影”这个词用在这里真是再合适不过,营造出了满满的画面感,每每听到这里,都好像可以看到按下快门时候闪光灯亮起的样子,连带着被框进镜头里瞬间静止了的人、事、物。
每张 都罕有*
拍下过 记住过 好过拥有
光圈爱漫游 眼睛等色诱*
有人性 镜头里总有丰收*
虽则那 即影即有售罄 菲林都已拆走*
但是冲动用完 又再有*
最爱“光圈爱漫游,眼睛等色诱”这一句,觉得它很好地描绘了摄影者的形象。对于爱拍照的人来讲,生活中有太多太多美好的事物值得他们去捕捉和记录,他们的眼睛,像是永远在等待美景进入视野,并且,他们常常以一种十分包容的姿态将自己的镜头聚焦到各种值得定格的东西身上。于是在外人看来,镜头就成了他们的眼睛,到处转动着,努力看见什么并且用快门留下它。那种热情,就算即影即有(拍立得)售完停产了、胶片都已拆卸下来也无法阻止,因为想要拍照的冲动情怀,并不会因为时间的流逝而被冲刷,它们总会在遇到美景时下再次萌生。
登高峰一秒 得奖一秒 再破纪录的一秒*
港湾晚灯 山顶破晓 摘下怀念 记住美妙*
升职那刻 新婚那朝 成为父母的一秒*
要拍照的事 可不少*
人生有许许多多值得纪念的瞬间,用相机拍下后,瞬间就成了永恒。这些永恒的瞬间,可以帮助我们记起曾经拍下它时那微妙的情绪,也能够存留到很远很远的未来,让我们看着、谈着、怀念着。
音乐 话剧 诗词和舞蹈*
揉合 生命 千样好 摄入相簿*
绚烂如电 虚幻如雾 哀愁和仰慕*
游乐人间 活得好 谈何容易*
拍着照片 一路同步 坦白流露 感情和态度*
镜头能够对准的,不仅是生活中的小人物,不仅是生命里的大事件,它同样记录了伟大的艺术。这一节看起来像是对上一小节的补充,但又不单单只是补充,从“绚烂如电,虚幻如雾,哀愁和仰慕”及“游乐人间,活得好,谈何容易“这几句来看,却是一种升华。虽说游乐人间不易,但拍照人生可取,用镜头捕捉喜怒哀乐,让一切都变得简单和磊落,真诚地哭和笑,真实地去记录,即便沿途可能有风也难避大雨,仍可以将风雨中最灿烂的笑脸定格。
其实 人生并非虚耗*
何来尘埃飞舞*
当陈奕迅用那种既像哀叹又似感慨的口气唱出“其实人生并非虚耗”的时候,眼前好似出现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对着灰暗房间里贴了满墙的照片回顾自己人生各个阶段剪影的画面,那种到了最后,好像什么都留不住,又好像其实什么都已经拥有过的感觉,莫名的带给人一种伤怀。出人意料的是,歌曲的最后一句词并没有延续倒二句的浅吟低叹,而是用力地唱出一句转折——何来尘埃飞舞。疑问的口气里似乎充斥着几分笃定,那感觉好像在说,纵然时间势如流水,即便生命到了最后什么都留不住,总还会有各种各样的定格与痕迹,不会只化作漫天飞舞的尘埃。这种心境,倒是与佛学里常传唱的那句话“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有点异曲同工了。本来就是虚无没有一物的东西,要怎么令它蒙上尘埃呢;本来就是真真切切经历、淋雨吹风体悟过的人生,怎么会是虚耗飞尘呢?黄伟文的词就是这样,看起来好似轻描淡写,但听起来却一针见血,总能直接有力地说到人的心坎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