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八日,在上早课。
入秋,
风,
叶子散落了一地的我。
水泡黄了茶叶。
周围的一切都在悄无声息的变化。
我的心情又会是如何,
是满怀着对秋到来的欢喜,亦或是对落叶归根的这一份惆怅。
一群人来了,一群人接着来了。
反复无常的。
这大抵是我开始接纳这些活着的意义了。
未来会如何呢,
看不到前方,
空空的,脑子里空空的。
苟活一天,便是一天。
像没法落地的飘零着的枯黄的树叶,
它属于树吗,
不再属于了。
那它属于大地?
大地也从未得到它。
苦涩的,茶叶水。
没了味儿的口香糖。
无糖的美式咖啡。
渴死的鱼。
飘飘荡荡的,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