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救赎
所谓的灵魂究竟是什么,我在思考我不知道的事情,无论是怎样的爱都不能让我停下脚步,我天生孤独,无人理解,无需人理解,我即是神明。
我出生在一个小县城,从小妈妈对我说“你生下来是一个错误,我从来不想要你这个儿子”,我不以为然,妈妈没有什么重要的,重要的是我现在就要上路,寻找一个死去的理由。
妈妈不喜欢我,我也从未见过我的爸爸,但我还是曾在人间感受到过爱的,放学回家路上有个卖水果的老太婆,他每次看到我都对我笑,让我不禁吓一跳,我怕别人这样对我,我害怕有人爱我,害怕那些温暖的东西,比如“谢谢”“你好”,我都不想听到,我厌恶这些东西。
我离开县城是在老太婆死后,听说她的生活也不是很幸福,儿子儿媳妇对他不好,她在一个阴天的早上死在了床上,听说死的时候还是微笑的。
我不害怕贫穷的生活,我只是害怕贫穷的生活里没有一丝丝慰藉,我今年28岁,没有一个真正意义的家,没有一个名副其实的亲人,我仅有的只有一双下雨天穿的雨鞋,那是我仅有的东西。我不害怕贫穷,我只是害怕下雨会弄脏我的鞋子。
对的,我走了已经接近18年,10岁那年是2008年,奥运会的烟火和呐喊没有阻挡我离家的想法,我留下妈妈一个人去了远方,背着一个小袋子,每天在路上捡别人吃剩的食物,幻想有一天走到一个没有白天的城市,所有人都在床上睡觉,狗趴在窝里一动不动,就连柳树也把垂下的柳枝埋在土里,不允许它随风飘荡。整个城市如同永世冬眠,只有在一年里的唯一的一个春天,出门享受阳光带来的温度。那个城市在哪我不知道,我喜欢一切不期而遇的事情,无论好坏,我都欣然接受,即使娶不到这个城市,我也心甘情愿。
我知道看到这里你还不知道我想说些什么,或者这个文章到底要说些什么,不要着急,听我慢慢跟你说来。
#我去的第一个城市,名叫 达里木。
很巧的是,我的名字,也是达里木,这可能是一种宿命,寻找上帝的路上,我要先找到我自己。
城外是一棵孤独的树。
我走过去,与这棵孤独的树合影,它的树叶落在我的肩头,纹理里仿佛有岁月的痕迹。
我坐在树下,时而看看树,时而看看远处的山、城、鸟、路。
黄昏的时候,我开始上路,走到离它一公里的地方,我向它挥手,它一言不发。
当我走进达里木,一个西部小城,落日时已经晚上九点,当我奔赴城里,已经午夜凌晨,路上一个人也没有,只有一个男孩孤单的身影。
我躺在路边,用树叶取暖,靠在一块砖上睡了一晚。
第二天,我可能是第一个看到太阳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