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1
文言文词汇
H2
杨万里传(有删节)
  杨万里,字廷秀,吉州吉水人。考取绍兴二十四年进士第,担任赣州司户,调永州零陵丞。时张浚谪永,关闭门谢客,万里三拜访不得见,以书力请,始见之。浚勉以正心诚意之学,万里服其教终身,乃名读书之室曰诚斋。
  杨万里字廷秀,吉州吉水人。考取宋高宗绍兴二十四年(1154)进士,任赣州司户官,又调任永州零陵县县丞。这时张浚贬谪到永州,闭门谢客,杨万里三次拜访都没有见到,便写了一封信极力请求,张浚才见他,并以“正心诚意”之学相勉励,杨万里终身信服其教导,并把自己读书的房子取名为“诚斋”。
  浚入相,荐之朝。拜授官位临安府教授,未赴,丁父忧遭遇父亲的丧事。改知隆兴府奉新县,约束追胥不入乡,民拖欠赋者公布其名市中,民欢趋之,赋不扰而足,县以大治,会陈俊卿、虞允文为相,一起荐之,被皇帝授予官职为国子博士。侍讲张栻以论张说出守谪守袁,万里抗疏向皇帝上书直言留栻,又wèi交给允文书,以和同之说规劝之,栻虽不终究留,而共同论伟之。
  张浚入相,将杨万里荐于朝廷。杨万里被升任为临安府教授,未赴任,父亲死居丧。后改任隆兴府奉新县知县,他不准催讨赋税的官吏下乡扰民,老百姓有逃避赋税的只把他的名字张贴集市中,老百姓都高兴地缴税,不扰民赋税就交清,县里因而大治。时值陈俊卿、虞允文做宰相,两人交相推荐杨万里,杨万里被征召为国子博士。翰林侍讲学士张栻因论说唐朝宰相张说被谪守袁州,杨万里上疏抗争,要求留张栻在朝,又致书虞允文,用和同之说劝说他,张栻虽然没有留住,但大家公认杨万里人格高尚。
  东宫讲官同“缺”,缺少,帝亲自提拔万里为侍读。宫僚以得正直人相贺。他日读《陆宣公奏议》等书,皆依据事规警,太子深敬之。王淮为相,一日问曰:“宰相先务者何事?”曰:“人才。”又问:“孰为才?”即分条记录 朱熹、袁枢以下六十人以献,淮次第依次擢用之。
  太子东宫缺少讲官,皇帝亲自提拔杨万里为侍读。东宫官僚都以得到一个正直的人相庆贺。有一日太子读《陆宣公奏议》等书,杨万里都根据书中的事实联系实际对太子规劝和告诫,太子深深敬重他。这时王淮做宰相,有一天王淮问他说“:宰相最先办的应是什么事情?”杨万里回答说“:人才。”王淮又问“:哪些人是人才呢?”杨万里就写上朱熹、袁枢以下六十人以献,王淮依次提拔使用他们。
  光宗即位,召为秘书监。入对臣下进入皇宫回答皇帝提出的问题或质问,言:“天下有无形之祸,超越本分非权臣而僣于权臣,扰非盗贼而扰于盗贼,其惟朋党之论乎!大概欲激人主之怒莫如朋党,空天下人才莫如朋党。党论一兴,其端发于士大夫,其祸及于天下。”
  光宗即位,征召他为秘书监。入对时,奏言:“国家有一种无形的祸患,超越职权行事,不是权臣而甚于权臣,扰乱国家,不是盗贼而甚于盗贼。这就是朋党之论呀!大概想激起人君的愤怒没有什么能比得上朋党,挖空天下的人才也没有什么能比得上朋党。朋党之说的兴起,其开端源发于士大夫,而其祸患遍及于天下。”
  宁宗嗣位,升焕章阁待制、提举兴国宫。引年年老辞官休致退休,进宝文阁待制,致仕退休。嘉泰三年,诏进封宝谟阁直学士,给赐衣带。
  宁宗即位,提升杨万里为焕章阁待制,提举兴国宫。到了退休的年龄,他请求退休。进宝文阁待制,退休。嘉泰三年(1203),皇帝下令进封他为宝谟阁直学士,赏赐衣带。
  杨万里为人刚而固执。孝宗始爱其才,以问周必大,必大无善语,由此不见用。韩侂胄用事执政,欲网罗四方知名士相羽翼,尝筑南园。属万里为之记,许诺以掖垣。万里曰:“官可弃,记不作可。”侂胄愤怒,改命他人。卧家十五年,皆其柄国掌权之日也。侂胄专僭日益甚,万里忧愤,怏怏成疾。家人知其忧国也,凡邸吏之报时政者皆不以告。忽族子自外至,遽言侂胄用兵事。万里恸哭失声,亟呼纸书日:“韩侂胄奸臣,专权无上,动兵残民,谋危社稷,吾头颅如许,报国无路,惟有孤愤!”又书十四言别妻子,落笔而逝。
  杨万里为人刚强而偏狭。孝宗起初爱他的才能,征求周必大的意见。周必大对杨万里没有好评,因此不被重用。韩侂胄当政,想网罗四方知名人士为他的羽翼,曾经修筑南园,嘱托杨万里做记,许以中书、门下省的高位。杨万里说“:官可以抛弃,记却不可写。”韩侂胄非常生气,便改命他人做记。杨万里在家闲了十五年,都是韩侂胄把持国柄的时候。韩侂胄专权僭越日益严重,杨万里非常忧愤,郁郁成疾。家里人知道他是忧国,因此凡是邸吏通报当时的政治形势的都不告诉杨万里。有一天忽然他的族子从外面来,立即告诉他韩侂胄对金用兵的事。杨万里听了失声痛哭,马上叫拿纸来写道:“韩侂胄奸臣,专权跋扈目无皇上,轻易动兵残害人民,阴谋危害国家。我的头在此,却落得个报国无路,惟有一个人孤独忧愤!”又写了十四言留别妻子,写完后就逝世了。
  万里精于诗,尝著《易传》行于世。光宗尝为书“诚斋“二字,学者称诚斋先生,赐谥文节。子长孺。
  杨万里精于诗歌,著有《易传》流行于世。光宗曾为他写“诚斋”二字,学者称他为“诚斋先生”,死后赐谥“文节”。其子名长孺。
H2
赤壁之战(有删节)
  曹操自江陵将顺江东下。诸葛亮谓刘备曰:“事急矣,请奉命求救于孙将军。”遂与鲁肃俱诣孙权。亮见权于柴桑,说权曰:“英雄无用武之地,故豫州遁逃至此。愿将军量力而处之。若能以吴、越之众与中国抗衡,不如早与之断绝关系;若不能,何不按兵束甲按兵不动,把铠甲捆起来,指停止军事行动北面面朝北俯首称臣而事之!”权勃然曰:“吾不能举全吴之地,十万之众,受制于人!吾计决矣!刘豫州非…莫…,除了…没有一个…可以抵挡曹操者。然而豫州新败之后,安能抵挡此难乎?”亮曰:“豫州军虽败于长坂,今战士回来者及关羽水军精甲万人。曹操之军队,远来疲敝,闻追豫州,轻骑一日一夜行三百余里,此所谓‘强弩之末,势不能穿鲁缟’者也。故兵法忌之,曰,‘必挫败上将军。’且北方之人不习惯水战;又,荆州之民附操者,逼迫兵势耳,非心服也。今将军诚能命猛将统兵数万,与豫州协规协同规划同力,破操军必矣。成败之机,在于今日!”权大悦,与其群下谋之。
  曹操从江陵将要顺江东下,诸葛亮对刘备说:“事情很紧急了,请让我奉命向孙将军求救。”就跟着鲁肃一起到孙权那里去。诸葛亮在柴桑会见了孙权,劝孙权说:“英雄没有用武之地,所以刘豫州才逃到这里,希望将军估计自己的力量来对付这个局面。假如果然能以吴越的人马同曹操的力量相对抗,不如趁早同他断绝关系;假若不能,为什么不停止军事行动,捆起铠甲,面向北面称臣去侍奉他呢!”孙权恼怒地说:“我不能用整个儿的吴地,十万军队,受别人控制,我的主意定了!除了刘豫州没有一个能和我一齐抵挡曹操的人。然而,刘豫州刚打了败仗,怎么能顶住这场灾难呢?”诸葛亮说:“刘豫州的军队虽然在长坂坡打了败仗,可是现在归队的士兵以及关羽率领的水军精兵还有一万人。曹操的军队远道而来已经疲劳不堪,听说追赶刘豫州时,轻装的骑兵一天一夜要走三百多里,这就是常说的:‘强弓所发的箭,飞到末尾,它的力量连鲁国的薄绢也穿不透’啊。所以兵法上忌讳这种情况,说‘一定使主帅遭到挫败’。况且北方来的士兵不习惯在水上作战,再加上荆州的老百姓归附曹操的,只是受到武力的胁迫罢了,并不是真心的降服。现在将军果真能派勇猛的大将统帅几万军队,和刘豫州共同谋划,同心合力,打败曹操的军队是肯定无疑的。成功和失败的关键,就在今天!”孙权非常高兴,跟他手下的臣子商量这件事。
  是时,曹操遗权书曰:“今训练水军八十万众,将要与将军会猎会战于吴。”权以示群下,莫不响震失色变了脸色。长史张昭等曰:“愚谓大计不如迎之。”鲁肃独不言。权起更衣上厕所,肃追于宇下廊檐下。权知其意,执肃手曰:“卿欲何言?”肃曰:“刚才考察众人之议,专欲耽误将军,不足不值得与图大事。假设肃可迎操耳,如将军不可也。何以言之?今肃迎操,操当以肃还交给乡党老家评定其名位,犹不失下曹从事,乘犊车,从吏卒,交游士表示多数积累多次官故不失州郡也。将军迎操,欲安所什么地方归乎?愿早定大计,莫用众人之议也!”权叹息曰:“诸人持议所持的意见,甚失孤望。今卿廓开阐明大计,正与孤同。”
  这时候,曹操送给孙权一封信说:“现在训练了八十万水军,正要同将军在东吴一起打猎。”孙权把曹操的信给手下臣子们看,没有一个不像被巨大声响所震动吓得变了脸色。长史张昭等人说:“我们认为万全之计不如欢迎他。”只有鲁肃不说话。孙权起身去厕所,鲁肃追到廊檐下。孙权知道他的用意,拉着他的手说:“您想要说什么?”鲁肃说:“我刚才仔细分析大家的议论,他们的主张只会耽误您,不值得同他们谋划国家大事。现在我鲁肃可以投降曹操,像将军您却不可以。凭什么这样说呢?如果我鲁肃投降了曹操,曹操会把我送回故乡,评定我的名望地位,还不至于失去下曹从事这样的小官,坐着牛车,带着吏卒,跟士大夫们交往,一步一步地升官,仍旧不会失去州郡长官的职位。将军您投降曹操,想要得到什么结局呢?希望您早定大计,不要采纳那些人的意见啊!”孙权感叹地说:“那些人所持的意见,使我非常失望。现在您阐明的正确方针,正和我的想法一样。”
  时周瑜受使至番阳,肃劝权召瑜还。瑜至,谓权曰:“请为将军筹之。将军禽操,宜在今日。瑜请得精兵数万人,进住夏口,保证为将军破之!”权曰:“老贼欲废汉自立久矣,仅仅忌二袁、吕布、刘表与孤耳。今数雄已灭,惟孤尚存。孤与老贼势不两立。君言当击,甚与孤合,此天以君授孤也。”因拔刀斫前奏案,曰:“诸将吏敢复有言当迎操者,与此案同!”乃罢会。
  当时周瑜接受使命到了番阳,鲁肃劝告孙权召周瑜回来。周瑜回来,对孙权说:“请让我为将军具体分析一下这件事。将军捉拿曹操,应该就在今天。我请求得到精锐军队几万人,进军驻到夏口。一定替将军打败曹操。”孙权说:“曹操这个老贼想废掉汉朝皇帝而自立为皇帝已经很久了,只是顾忌二袁、吕布、刘表和我罢了;现在那几位英雄已经灭亡,只有我还在。我和老贼势不两立,您说应该抗击他,同我的意见很相合,这是老天把您赐给我啊!”于是拔刀砍面前放置奏章文书的矮桌,说:“各位文武官员敢有再说应该投降曹操的,就和这桌子一样!”于是就散会了。
  遂以周瑜、程普为左右督,将兵与备并力共同抵挡操,以鲁肃为赞军校尉,助谋划方略。
  于是以周瑜、程普为正副统帅,率领部队同刘备共同抵挡曹操,并派鲁肃担任赞军校尉,协助谋划作战的策略。
  进,与操遇于赤壁。
  进军,与曹操的军队在赤壁相遇。
  初一交战,操军不利,退避次江北。
  刚开始交战,曹军失利,退却驻扎在长江北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