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1
第十章
  “月亮*想牺牲戴斯蒙拯救人类,好彰显她过人的才智,虚情假意弥补她过去的遗憾;孔雀*则因自己孩子的忤逆怒火中烧,一心只想着操控一切,控制不了的就干脆毁了。而我不一样,我就想和她们作对。所以我偏要让戴斯蒙和普罗大众都好好活着,我偏不让她俩如意。不过我需要汲取更多力量来对抗她们,所以才有了这个世界。
  “最开始它只相当于一出戏,里面角色来来去去,皆随我心意活动。但后来,Animus带来了一串奇特但残缺的数据流。我们花了段时间将其修复,发现它其实是阿泰尔的意识,金苹果将它储存,并在找到靶点后将其导向了我们。
  “修复完成后不久,阿泰尔‘苏醒’,但状态不是很稳定,有时能够与我们交流,而有时却只有年少时的记忆。于是我将这个世界一分为二,一边还按照原来的样子运行,另一边则按照阿泰尔的人生轨迹发展。
  “无独有偶,你的意识也被金苹果保存,接着导向我们。你的情况要更糟糕一些,部分数据甚至损坏到无法修复。而彼时戴斯蒙正与朱诺第一次对峙,我们没有精力进行更细致的修复,再加上世界切分过多会造成其框架的不稳定,只能匆匆改造剩下的那一半世界,把你放进去,以期你自行恢复。
  “但就是我匆忙改造世界的举动,让朱诺察觉到你们的存在,也察觉到切分后小世界的不稳定。她不仅悄悄将世界的两边打通,还将世界外部加固,导致我失去对世界的大部分控制,我们也和原本时不时能联系上的阿泰尔彻底失联,也导致你们被完全困在这个虚构的世界里。她以为你们是我参与战争的决定要素,因此虽然她无法摧毁我构建的世界,但只要找到机会将你们挑起对我的怀疑,让你们惹怒我,或者干脆困死你们,我就会放弃帮助戴斯蒙,她就能取得完全的胜利。可惜,她错了。
  “你们既不知道我是谁,我也不是为了你们才和她对着干。我甚至都不是只和她一个对着干,只不过从结果来说密涅瓦的愿望也算是能够完成一半。她甚至不知道如何避开我向你们传达消息。她自以为高明极了,但都不用密涅瓦来,光在我看来她就愚蠢至极。
  “察觉到阿泰尔失联以后,戴斯蒙就首先通过Animus进入这个世界寻找你们。他在那艘船上找到你们后便联系了我,于是我来了,并在等待你们的时间里逐渐收回对这个世界的控制。
  “原先我还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但正是那张来自朱诺的纸条,让我终于理清这一切。
  “看你们现在也都恢复得差不多了,要出去一起战斗吗,先生们?”
  “等这件事结束了,你想和我一起去意大利看看吗?”进入熟悉又陌生的大神殿前,艾吉奥看向阿泰尔,轻声问。
  “你别说得像我们就要死了似的。”阿泰尔带着笑意说。
  “我们早就已经死了。”艾吉奥也笑着摇摇头。
  “你知道为什么哪怕我们进入了穆耳忒亚的世界,她也还是能从中汲取力量吗?”阿泰尔顾左右而言他。
  “为什么?”
  “因为爱。”
  艾吉奥大笑出声:“噢,这见鬼的爱情。”
  “是,这见鬼的爱情。”阿泰尔拍拍艾吉奥肩膀,先他一步走上前。艾吉奥紧随其后。前方是戴斯蒙,还有穆耳忒亚,或者说,从爱与美中汲取力量的女神——维纳斯。
  “肮脏的造物带着微贱的蝼蚁来了。”甫一踏入大神殿,朱诺的声音便响起。
  “你认错人了,我可不是阿弗洛狄忒。”穆耳忒亚笑眯眯地说。
  “既然如此,你又何必来烦我?”
  “我虽不是她,却也有与她相同的感情。正如你不是赫拉,行事作风却也和赫拉一样令人作呕。在这点上密涅瓦和你倒是一般无二,表面上扮作全知,一脸悲天悯人,嘴上说着热爱和平,心里不知道对即将爆发的战争有多欣喜。”说着,穆耳忒亚向空气中扮了个鬼脸。
  几乎同一瞬间,一杆长矛凭空出现,直直向穆耳忒亚刺过来。离矛尖最近的艾吉奥拔剑一格,虽格挡开了,手中的剑却也被震飞,而自己则因为巨大的力量向后退了几步。阿泰尔将他扶稳了,将自己腰间的剑解下来递给他。
  “不会吧不会吧,你连现身都不敢吗,我的好密涅瓦?”
  “激将法对我没有用。”密涅瓦的声音冷冷地响起。
  “你怎么在这儿?我还以为你早就死了呢。”朱诺插嘴嘲讽道。
  “呈您吉言,母亲。”
  “连你也要嘲讽我了么?”朱诺似乎气极了,现出身形,手一挥,召出雷电劈下来。电光落脚处正是密涅瓦。只见她左手举盾一挡,接着右手矛杆一撑地,飞身向朱诺而去。
  另一边,四处探到了隐蔽处的戴斯蒙把同伴们招呼过去。
  “不是,她们打起来了,我们咋办?”电闪雷鸣中,戴斯蒙小小声问。
  “我们吃瓜。”穆耳忒亚小小声回答道。
  “不错。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艾吉奥也小小声赞同道。
  只有阿泰尔没说话,率先吃起了从戴斯蒙朋友们那儿收缴的零食。
=====
*月亮:也就是密涅瓦,月亮女神
*孔雀:也就是朱诺,孔雀是其象征物之一;孔雀忤逆的孩子指的既是密涅瓦,也是戴斯蒙
  本文最大的私设就是把行走在地球的第一文明又变成神了hhhh
  首先我们明确一下西方两大神话体系:希腊神话&罗马神话,二者有对应关系,但并不相同
  接下来我们来讲讲金苹果的故事:
(金苹果)最重要的一次出现是在人类英雄帕琉斯和海洋女神忒提斯的婚礼上。众神均受邀参加婚礼,唯有不和女神厄里斯没有受到邀请。厄里斯怀恨在心,在婚礼上将一个金苹果呈现给宾客,上面写着“送给最美的女神”。女神中地位最高、同时也是最美丽的三位女神——赫拉、雅典娜、阿芙罗狄忒为了这个金苹果争执不下,其他神祇害怕得罪女神都不敢发言,天神宙斯让山上牧羊的漂亮小伙子帕里斯做评判。
三位女神为了获得金苹果,分别开出诱人地条件:赫拉他给他无上的权力,并保佑他做一个高高在上的统治者;雅典娜愿意赐给他智慧和力量,鼓励他有勇气去冒险,闯出一条英雄般辉煌的路;阿芙罗狄忒答应让世界上最漂亮的女子爱上他,并做他的妻子。帕里斯想来想去,觉得权力和统治他等以后继承他父亲的王位就可以了,英雄的道路他自己有的是一身好本事大胆去闯,但爱情却不是每天都可以遇到的。于是就将金苹果给了阿芙罗狄忒。后来,帕里斯在阿芙罗狄忒的帮助下拐走了斯巴达的王后——美女海伦,从而成为了特洛伊战争的导火索。
  然而金苹果是希腊神话,密涅瓦和朱诺却都属于罗马神话体系。我也不知道阿育在想什么要这样设定。将两大体系神名对应一下,我们能得到雅典娜=密涅瓦、赫拉=朱诺。两大主角已经出现,我们不如将原故事中的阿弗洛狄忒也对应一下,得到阿弗洛狄忒=维纳斯,别名穆耳忒亚。
  刚刚提到,两大神话体系并不相同,因此我这里设定因为两大神系逐渐融合,所以有对应关系的神也一对一融合。他们有的受罗马神影响较深(例如穆耳忒亚),有的影响比较均衡(例如密涅瓦),有的则受希腊神影响更深(例如朱诺)。但不管怎样,两边神的感情和记忆都保存了下来(文中穆耳忒亚有提到)。
  再接下来,我们看看正文。
  文中穆耳忒亚说“而我不一样,我就想和她们作对。”这属于金苹果事件的旧怨了。虽然穆耳忒亚最终拿到了金苹果,但她还是不爽和她抢苹果的那两个神。
  关于创造小世界的设定:传说中阿弗洛狄忒(即穆耳忒亚)是少数可直接使用并控制梦境与人沟通的神,简化一下,她可以控制梦境。但她不能凭空造一个梦境,所以需要借助Animus才能“创造”。(其实也就是说,Animus负责创造,穆耳忒亚负责控制。)
  关于从小世界中汲取力量……其实可以理解成小世界就是穆耳忒亚的脑内小剧场,她在里面嗑cp……(毕竟是爱与美的神嘛。)
  “金苹果将它储存,并在找到靶点后将其导向了我们。”故事的最后是穆耳忒亚得到了金苹果,所以金苹果之间互相牵引一下没什么大不了的嘛(bu)。这里我还有一个小小的,没什么用但挺有趣的设定:穆耳忒亚把金苹果做成了金腰带。(不过希腊神话里金腰带是初始装备,罗马神话则没有这个装备hhhh)
阿佛洛狄忒还拥有一条金色的爱情腰带(也有的神话说是披纱),其中隐藏着她诱惑他人的秘密,只要将腰带戴在腰上,就能增长自身的魅力,勾起他者的注意力和情欲。
  正文里,朱诺称穆耳忒亚为“肮脏的造物”,是因为希腊神话中阿弗洛狄忒诞生的传说。
关于阿佛洛狄忒的诞生分为两个版本。
第一个版本(更为普遍的说法)是在赫西俄德的《神谱》中所述,即阿佛洛狄忒是从天神乌拉诺斯的yangju被抛入海中所化的泡沫里诞生,为乌拉诺斯的女儿;相传克洛诺斯用锋利的镰刀割下了父亲乌拉诺斯的yangju打断了乌拉诺斯和盖亚的交合,才得以顺利降生,由于手拿yangju而姿态不雅,克洛诺斯将此物扔进大海中,随即在yangju的四周泛起白如珍珠的泡沫,阿佛洛狄忒就此诞生,她从海中升起的巨大贝壳中走了出来,赤脚走上海滩(位于塞浦路斯的帕福斯)。她走过的地方盛开了一朵朵美丽的鲜花,而时序女神的荷赖早已在不远处恭候多时,并为她戴上了金光闪闪的冠冕、穿上了艳丽得体的服饰,还为她系上了一条金腰带,这使得阿佛洛狄忒更加动人。之后,阿佛洛狄忒坐上了一对鸽子拉的彩车向奥林匹斯山上飞去。奥林匹斯山上的众神见到美貌非凡的阿佛洛狄忒都绝口称赞、为之倾倒。
另一个版本则出自《荷马史诗》的上篇《伊利亚特》,其中记载阿佛洛狄忒是宙斯与狄俄涅的女儿。
  这里我用的第一个说法,毕竟这么生草,一看就是我的风格(?)。
  严格来说这个诞生是阿弗洛狄忒的,而不是穆耳忒亚的,所以穆耳忒亚说她“认错人了”。第八章提到穆耳忒亚来自意大利,也说明了她其实是意大利本土的神,而不是那个踏浪而来的叽掰(??)。
  这里有一个小细节,朱诺说的是“肮脏的造物”和“微贱的蝼蚁”,但穆耳忒亚只反驳她不是“肮脏的造物”。毕竟穆耳忒亚说到底也是个神,在她眼里人类也确实是蝼蚁。
  “正如你不是赫拉,行事作风却也和赫拉一样令人作呕。”——骂的是赫拉干的一堆破事,具体不细讲了。
  “嘴上说着热爱和平,心里不知道对即将爆发的战争有多欣喜。”——雅典娜主要属性为智慧女神,次要属性为战争女神、工艺与艺术女神。(希腊)作为战神的密涅瓦在罗马的地位远远不如她作为热爱和平的发明家、艺术与科学以及一切女人手工业保护神的地位。(罗马)
  之后密涅瓦使用矛和盾,其实是雕塑中雅典娜的经典造型。朱诺召雷电则是两边体系都有的。
  “‘呈您吉言,母亲。’‘连你也要嘲讽我了么?’朱诺似乎气极了……”——罗马神话中密涅瓦是朱诺的孩子,但希腊神话中雅典娜却是宙斯和他小情儿的孩子。之前提到朱诺受希腊神影响更深,所以她认为朱诺叫她母亲是在嘲讽他们夫妻不和。
  最后附上密码加密方法和原文:
正面:
恺撒密码+摩斯密码
SHE IS A LIAR.
THIS IS AN ERROR.
背面:
维吉尼亚密码,XY
JUNO
  另:羽毛箱子那事也是朱诺干的,为了引起两人的注意。